新闻-AIWOSEN.COM域名出售

俄乌冲突对中欧班列有何影响?专家:已出现“结构性变化”

2022-07-02 00:00:00

中欧班列开通11年,中欧班列统一品牌6年来,在亚欧大陆之间建起了新的“钢铁驼队”。2021年中欧班列共运送货物146万标箱,货值749亿美元,在中欧贸易总额中占比8%。今年前5个月,中欧班列开行6157列,同比增长3%,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发展态势。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国际班列咨询服务中心国际事务高级协调员杨杰有丰富的国际物流行业经验,长期负责中欧班列境外协调服务工作。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专访时,杨杰表示,新冠疫情发生后,国内外市场在海空运物流受到影响下的替代性需求旺盛,推动中欧班列逆势上扬。俄乌冲突发生后,中欧班列开行仍稳步增加,但已出现“结构性变化”。未来中吉乌铁路建成后,应与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运输通道形成互为补充的中欧班列境外通道运行格局。

中欧班列何以勇挑“生命通道”重担

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全球供应链遭受疫情巨大冲击,而中欧班列在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开行突破万列,为确保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构建新发展格局作出贡献。杨杰表示,疫情冲击下,国际海空运物流受到较大影响,国内外市场对中欧班列的替代性运输需求旺盛,推动中欧班列在逆势上扬。疫情之下,中欧班列有力地发挥了“生命通道、保障通道”的关键作用,通过中欧班列运输的货物量和货物价值也在逐年升高。

杨杰表示,中欧班列产品服务的逐渐成熟稳定也是疫情后持续稳步增长的重要因素。近年来,国内大力加强中欧班列集结中心建设和口岸扩容等硬件升级改造,为中欧班列发展提供了物质保障基础。软件方面,各地在中欧班列开行过程中不断创新摸索,例如西安等地开创了内陆港集拼集运模式,散货客户可以先入仓报关,再将货物装入集装箱,这一创新模式为广大中小货主提供了进出口运输便利;重庆等地通过陆海新通道等线路延伸服务,将中欧班列服务网络进一步向东盟国家拓展。

“可以说,近十年的发展为中欧班列能够在过去两年勇挑‘生命通道’的重担打下了良好基础。不少原先从未使用过班列的新客户尤其是国外客户开始选择中欧班列。”杨杰说。

中欧班列整体运力仍相对有限

2021年,中欧班列749亿美元的货值在中欧贸易总额中占比8%。杨杰坦言,当前中欧班列对中国对外贸易增量的贡献仍较小,不少货物是过去两年海空运通道受阻的特殊市场环境下由其他运输方式切换而来。由于中欧班列是点对点开行,中途不上下货,尚未真正起到带动途径沿线国家经贸发展的作用。

“从班列本身的产品和服务来看,中欧班列每年1.2万列至1.5万列的开行数量已经达到或接近了目前运营模式下沿线铁路运能的上限。”杨杰举例说,自2020年下半年至今,中欧班列从中国出境的四大口岸都出现了持续的、不同程度的拥堵即反映了这一问题。

杨杰认为,今后一两年,海运市场有望逐步恢复常态。在相对有限的整体运力下,中欧班列应通过进一步开发市场、提高服务水平,发挥中欧班列集结中心服务国内统一大市场的功能,以中欧班列外贸货源带动国内多式联运的发展。

俄乌冲突导致“结构性变化”出现

今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对中欧班列的影响受到较多关注。杨杰向记者证实,俄乌冲突给中欧班列的发展尤其是欧洲业务带来“巨大不确定性”。

“进入3月以来,欧洲各大货代企业均暂停了过境俄罗斯的中欧班列业务,中国与欧洲间的货源组织受到冲击,班列开行频次减少。”杨杰透露,今年一季度,部分中欧班列开行的头部城市开行量下降幅度较大。例如,西安今年一季度开行量是568列,较去年减少了38列;成都、重庆两地今年一季度开行量合计833列,较去年大幅减少497列。在此情况下,虽然一季度全国中欧班列3556列的开行总量与去年的3399列相比仍然有所增加,但结构性变化已经出现。

杨杰介绍,进入3月后,中欧班列欧洲业务大幅萎缩,普遍下降3成至5成。与此同时,由于俄罗斯的海运和贸易受到制裁波及,俄罗斯开始“向东转”,中俄双边贸易在今年前5个月达到658亿美元,同比增长28.9%,给中俄班列业务发展注入强劲动能。近期,国内各大出境口岸再次出现持续拥堵,部分班列始发出现延误,中俄班列运价也水涨船高。其中部分城市俄罗斯木材回程班列业务较去年同期增长幅度较大。

中吉乌铁路应与西伯利亚通道互为补充

近期,中吉乌铁路规划建设在搁置至少25年后终于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根据吉尔吉斯斯坦总统萨德尔·扎帕罗夫的说法,在完成可行性研究后,这条作为中欧班列西线南部通道重要组成部分的铁路将于2023年开工建设。

杨杰分析说,俄乌冲突的发生是中吉乌铁路实现突破的动因之一。“冲突发生后,大量中国发往欧洲的铁路运输货物开始通过绕行俄罗斯、经由哈萨克斯坦的跨里海通道过境。3月至5月间,西安、苏州、重庆等地先后开行了上述路线的试运行。”他介绍,统计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包括中欧班列在内的跨里海通道集装箱运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28%,达到19500标准箱。

在中欧铁路通道规划中,中吉乌铁路是中欧班列西线南部通道“西3通道”的一部分。 《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欧铁路通道规划图

这位国际物流专家认为,对吉尔吉斯斯坦来说,推动中吉乌铁路建设有助于在过境运输业务中“分一杯羹”。俄罗斯近期对中吉乌铁路建设表态支持,有推动在区域国家间引发商业竞争的意味,同时也存在从区域国家争取更多国际支持的可能。相关国家领导人表态后,中方第一时间与吉乌两国交通部召开了中吉乌铁路建设的三方工作层视频会议,就推动中吉乌铁路项目合作深入交换意见。但中吉乌铁路将采用怎样的技术标准、建设资金来源以及建成后如何投运等核心问题,在接下来将要起草的项目可行性研究中才将涉及。可行性研究通过,中吉乌铁路才能进入建设阶段。围绕上述问题,未来一段时间或还将经历一番谈判和博弈过程。

杨杰指出,从中欧班列境外通道的发展和布局来看,未来中吉乌铁路建成并投用后,将与跨里海通道互为补充,进一步完善中欧班列南部通道,对发展中国与包括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以及土耳其等途径国家的双边贸易有促进作用,也能适当平衡亚欧大陆内其他过境运输通道的压力。

“从根本上来说,中欧班列南向通道的开发并不是为了完全取代过境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运输通道,而应与其形成互为补充、良性竞争、共同发展的中欧班列境外通道运行格局。”杨杰说。